《陶庵梦忆》:人间梦复梦

来源:  豆瓣   作者:  苏叫兽   日期:  2019/12/4 21:24:36   点击数:  1903

沉湎过往事情的开始和结束,往往生发出无多的感慨,自然在感慨之外除了流连昔日的胜景或者遭逢,究竟还是滋养诸种的无奈,藉什么异样的经历或者说是凭借什么情形的物状去描摹或冷淡,或奢靡,或举以为笑的时光,都惟恐已经是雾中的山水,触摸不可及。

书中的景致都是隔离时代比较遥远,因此在自己的心念上并不曾留下很多的印象。翻阅距离自己时代大约有百年之上的书的时候,大多是对前人的所到的优美景致的地方是很艳羡的。

并不是说这样的地方不是自己未曾到过,而是倘使人生若有机会跟随故人的记忆惆怅有意,当在他时,可以说知古人心思一半亦是满足矣。可是并不希望这样美好的事物作为烟云陈迹过后人们黯然伤神的追怀!

怀念的可有可无,实常性情所致,大概意念决绝而慷然处之;优柔寡断者戚戚焉难以泯灭掉心中的悲哀。在这一点上张宗子是两者兼而有之的,若不然他不会在书中的序文中写“梦耳,惟恐其非梦,又惟恐其是梦,其为痴人则一也!”那些在作者看来是梦中的往事虽然现在留连但已经遥不可及,正视此时此刻的状况和身景,犹如在梦里面说完的梦话,且作一场温柔看罢。

张宗子的笔墨还是极其简约精简的,看书中淡淡的描写腾挪之间,自见明朝末年小品文的风格趋向以及玩味的省简。错杂相陈,浓淡疏密,情致俱现!写金乳生护花护草,摹王月生不苟谈笑,举止婀娜;写柳敬亭说书时候的环境和神态已经听众周围的情状都细微入致,疏密丰盈想当把握的极有个度,并和江州司马描摹的琵琶女演奏时观赏者的情状足可比拟;至于《湖心亭观雪》、《龙山放灯》、《西湖七月半》、《张氏声伎》、《西湖香市》诸篇的描写更不惜笔墨着力为之,而使人以为以时怡情雅志都是快意的行为,以及荒芜岁月的遗忘,并想象也许在这样的遗忘中间还是可以找得到一点点的安慰,来聊以抚慰现在拮据的生活状况,欢喜赞叹都不可捉也。

书中的这些景致未免不是现代人心中虚拟的神往的所在,想象那样的的笔墨山水,“天与云、与山、与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用字可见精省有加。他在书中从来不花大量的笔墨描摹山水情状,可是我们所看到到的他笔下出落得山水情致都是那样的有着生机和性灵的蕴藉,笔法所致,风物的情太灵性纹理俱现,这样的笔法并不是不深谙其中物理的玩家所能了解得到的。

这样的生活我们追求不到,想来,看书,看张宗子在书中陈列往事的踪迹,我们隔着百多年的距离在一旁看世事变迁的无聊和匆促之外还会了解到什么?见人不如初,友声累计月久,殷殷心切,只当是清梦惬意,看人之遭逢,一番啧啧,亦是无奈!

由以视之,家道的中落,时代巨大的变迁确实让这样的所谓的封建时代的知识分子在心理上受到巨大的震撼和打击,且到了“作自挽诗,每欲引决”的地步,但是张宗子还是可以忍受的了,他还有他没有完成的心愿,五十年来的世事周遭变化一一陈述道眼前墨端,怀着是什么样的目的就不可而知了。

俞平伯在感慨的时候说,“有梦而以真视之者,有真而以梦视之者。夫梦中之容悴悲欢犹吾生平也,梦将非真欤?以往形相悉疾幻灭,抽刀断水水更流矣,起问日中中已久矣,则明明非梦而明明又是梦也!”看过繁华之后,俱是那样的事态活灵活现的出现在我们的眼前,或许,浮躁都成为习惯的我们,底子里,都怕心下逃脱不掉的惊慌!

编辑:张宸宇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