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家惠:游鱼——《老人与海》读书心得

来源:  生命科学与工程学院   作者:  林家慧   日期:  2019/11/6 21:51:48   点击数:  1497

  我,是深海里的一条鱼,每日在翻腾的洋流中飘荡,兀自吐着斑斓的气泡。我无法闭上双眼,去抗拒变幻的潮浪,我甚至无法流下泪滴,大海把一条鱼的悲伤和怯懦洗涮的干干净净、不留痕迹……

  这里是最慈悲的庇护所,这里也是最残忍的炼狱。

  我整日游走,兜兜转转,只为了觅食与生存。你们眼中自由自在的游弋,对我来说是一种快乐吗?我不知道,或者说我很难享受这种快乐……我躲避着利齿的追击,海浪的侵蚀,逃离温润的海滩,躲闪渔者的钢叉与网线,我把自己沉在远岸的深海里,却也无法逃离生活的捕获。

  我无法忍受海水的冰凉,我渴望纯净的空气,向往着清爽的海风……我任凭自己被浮力托举,一点点靠近那层荡漾着的薄纱,靠近那片流转的绮丽的光华……

 

  突然,我感受到了海流的异动,是什么“大家伙”过来了。我识趣地溜到一边,竟然,是一艘老旧的渔船?

  这是一艘有些年头的破旧小船,船上是一个干巴巴的老头。看起来,他和他的小船一样古老。他的面容消瘦而憔悴,脖颈上皱纹深陷,腮帮上还有些褐斑,像极了枯老的树干,唯有眼睛,像海水一般清澈碧蓝,透射出愉快而不肯轻易认输的光芒。

  在汽艇、渡轮这些铁皮家伙在海上横行的时代,这样的小渔船是罕见的,特别是在离海岸这么远的地方。而且见惯了年轻的渔者,老渔夫倒是很少见的。

  这是第一次我见了渔船没有逃走,而是饶有兴味地逗留。老人似乎是在自言自语,说一定要钓一条大鱼让他们瞧瞧什么的。我悄悄地跟着他,打定了主意要看他无功而返的懊丧模样。

  天气依旧晴朗,但我知道,温暖的海水之外一定是一团过分热烈的骄阳。

  老人依旧耐心地等候着,等着他无望的大鱼……

 

  为了躲避渔人的捕捞,为了能在这样残酷的世界苟活,我从海滩退离,一路远去,殊不知又卷入一个又一个风浪的中心。于是,每天都在逃亡,数不尽的日与夜,细数不清的流浪。

我可以看见,老人满身的伤痕……他消瘦而沧桑的面庞,曲折的皱纹一路爬过时光的纵横。老人的手上尤其是虎口已经布满了道道印痕与伤疤,仿佛浸润着悠悠的岁月。我们的命运是如此的相似,而不同的是,我们的相遇的契机——一个渴望逃避生活,一个追逐直面人生。

 

  我从未见过如此激烈的博弈,一人一鱼,舟上水下,为了那根命运的弦线,僵持着、战斗着!三天三夜,不曾放弃挣扎,一端是生命,另一端是生活!

我彻底被老人征服了!虽然我很庆幸我不是那条大鱼,没有为了这种狂热的崇拜献祭生命。但无可否认的是,他给了我生活的勇气……和希望。

 

  害怕着,我总是害怕着,怕今天就会被大鱼吃掉、被海浪卷走、被渔网困住……因为见过太多,太多的葬身鱼腹,太多的一去无回,太多的抱憾而终……似乎鱼生来就是要被吃掉,被消费,同样的,生老病死也不过是一切物种的宿命。

  遇到老人之后,不知道为什么,我不再相信宿命,或者说我不接受这样的命运!还没有奋力抗争过呢,还没有努力挣扎呢!而且,生活从未抛弃我们,只是我们选择了逃避。鱼都有这样的天性,离开了水的鱼会拼命扑腾,直到它们被敲晕或者死去。

所以,永不放弃!

 

  远远的,我望见那些三角背鳍,望见它们的凶残与冷酷。首先是一条鲭鲨,接着是两条星鲨,再是一条犁头鲨,两条星鲨,最后则是成群结队的鲨群。鱼叉沉了,绳子断了,刀子钝了,船桨断了,舵把折了……老人拼尽全力,却还是难逃厄运的捕获。

  我为他感到惋惜,同时也惊叹于他顽强的毅力。老人的战斗从未中止,可能终其一生都会延续。他的一叶小舟拖着巨大的鱼骨,在翻腾的海面上划出一道道水纹。海水的纹路打到我心里,激起千层浪花。

然后,我也向着远方游去,一路游向我所不知道的未来。只是,我的眼神不再躲闪和悲伤,而是闪着坚毅的亮光!

 

  “一个人并不是生来要被打败的,你尽可以把他消灭掉,但就是打不败他。“

  谁会忘记英雄圣地亚哥,他是个独自在湾流中一条小船上钓鱼的老人,他在大海上与一条大鱼搏斗了三天三夜终于把它制服。生活总是让我们遍体鳞伤,岁月对英雄也是一样,老人长年出海,早已伤痕累累,但是这些伤疤中没有一块是新的,它们像无鱼可打的沙漠中被侵蚀的地方一般古老。他身上的一切都显得古老,除了那双眼睛,他们像海水一样湛蓝,散发着愉快而不肯轻易认输的光芒。

 

 

  个人简介:林家慧,生命科学与工程学院,制药工程二班。向往自由的射手座,爱文字、爱书法、爱绘画、爱二次元,常常在幻想与现实间漂流。对世界永远保持着好奇,目光追随着绮丽的风景,探求未知的真实。

 

              编辑:刘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