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念杨绛先生】我们为什么怀念杨绛先生:她这一生中始终充盈着向上…

新华网北京5月25日消息,一时间,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人开始转发着吊唁文字,杨绛先生病逝的消息传遍了朋友圈。新时代的媒介传播着亘古不变的主题,述说着这位…

河南省家长再度抗议高考不公

在五月二十号,大学校园里弥漫着“520”到来时候的特殊气氛时,我收到了远在上海的同学的通讯。似乎有些令人遗憾的是,这条来自远方妹子的消息不是万众期待的告…

动漫从业者最该继承老动画人不“山寨”的精神

上世纪80年代中期,美国漫画电影进入中国,当时的《超人》让很多中国观众都记忆犹新。30多年过去,年轻观众已从电视机前走到了电影院,却依然在为美国漫画形象埋…

把大凉山装进镜头

本来,对于吉林动画学院摄影系的大四学生赵明来说,拍照是件再简单不过的事儿。可是,最近三年,他拍了6000多张照片,每一张都让他感觉不轻松。照片里装的全是大…

是时候该让反智主义在中国停一停了

虽然不愿意承认,哪怕我们是怀着充分的信心和热情,哪怕我们曾经都认为自己的立场完全正确,可是我们还是不得不承认,中国的反智主义已经越发严重,而我们,可能…

天使与魔鬼都不是医生的真面目

天使和魔鬼,是医务工作者在媒体报道中截然不同的两种面目。在传统主流叙事中,医务工作者被打造成救人于生死一线的英雄,似乎这个群体中人人都是妙手回春的“神…

国产片必烂是怎样的文化“傲娇”病

“五一”期间,我看了场国产电影。包袱抖响时,观众笑得前仰后合,感人煽情处,场内一片沉默,间有几声啜泣。有泪点有笑点,在我看来挺不错了。散场后一搜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