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有光先生逝世:那张斑驳的书桌还在

1月14日,周有光在他112岁生日的第二天凌晨三点三十分在北京协和医院去世。周有光先生的家位于朝内大街后拐棒胡同小区里,昨天下午静悄悄的,似乎没有什么改变,…

村上春树:我的职业是小说家

最近村上的一部历时六年的自传体作品《我的职业是小说家》将要发行,作为一个资深村上迷,自然是激动得不行。而在人们眼中,知道他的人不少,不过都是因为他作为…

为什么我们需要摄影博物馆

“为什么我们需要摄影美术馆?”(Why Are Photography Museums Necessary )原因很简单,因为目前中国还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摄影美术馆。中国有很长的收藏艺术…

为何日本的“三国热”长盛不衰

作为四大古典小说之一,《三国志通俗演义》(《三国演义》)的影响力不只局限在中国本土,还波及周边国家,如日本、韩国、泰国、越南等,其中尤以日本的《三国演…

专访学部委员江蓝生:编词典不是人干的,是圣人干的

近日,恰逢上海教育出版社《近代汉语词典》和商务印书馆第7版《现代汉语词典》先后出版,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对《近代汉语词典》的副主编、《现代汉语词…

方言进课堂为什么不能拯救上海话?

为了拯救日渐没落的方言,一些地方在语言文字工作委员会和教育系统的主导下,开始尝试方言文化进课堂的活动,希望让学生在课堂上学会说方言。但是近日著名语言专…

《故事新编》80年:“无所不能”的启蒙者回到人间

导语:1936年10月19日,鲁迅先生与世长辞,此前小说集《故事新编》已于同年出版,距今亦有80年了。他曾表示,希望自己的文章“和光阴偕逝”,今天人们却偏爱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