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我逐渐离世

(1)我仿佛刚做完了一个梦,冰冷的海,澄亮的水,充溢视界的幽蓝海色。纤长鱼尾游弋而过,一切又沉淀回亘古不变的死寂。而今仍在做梦般,安详地平躺在地上,双…

三人行

很小的时候——小到以至于我已经忘却了那是在什么时候,静姐领了一个与我差不多大的小男孩到我跟前,告诉我们从此即是玩伴:“左左,这是——他的名字有些难记,…

于无声处

凌烟回到小院,庭中的躺椅上已没有了人影。她连忙进屋里去,却见叶老太太正坐在床沿叠衣服,见她进来于是放下了手中的衬衣,脸色宁静平和,只问:“史密斯医生叫…

来自唐朝的朋友

我有一个朋友,是从古代河流侥幸冲到现代沙滩的一颗石头,所以当他睁开眼睛看到21世纪时,其惊讶不亚于古希腊盲人诗人荷马看到中国古代美女西施,布朗笔下最后一…

夜空航行

伴随着轰然的巨雷,豆大的雨滴坠落,砸在地上的声音都铿锵有力。夜幕降临,天空仍旧乌云密布,电闪雷鸣,亦如撕裂天地之力,将浓墨扯开,内里是强光四射,耀眼无…

此处安心是吾乡

火车与铁轨的碰撞声每隔一段时间便按时响起。顾君将耳朵贴在火车内部的铁皮壁上,行车途中不间断的颤动传来,同着机械的轰鸣一起淌过他全身,仿佛跳动在血液中,…

山海经之桃花约

天山今年很冷,我不知道自己在这度过了多少年岁。不见鸥鹭,不见清渠,有的只是雪。洞里极寒,尽管生了篝火,终究难以抵抗自然之气。我名曰帝江,是天帝的坐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