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朝风雨渺渺,何夕烛光曳曳

千载如诗如歌,几番灯烛辉煌,几番昨是今非,百朝风雨渺渺。太平几何许,安乐几何许,无我非我,国之大,势之艰,唯期烛光曳曳言悲欢。 ——题记怎一个多事之秋…

火车,在路上

序“从橡镇开往桐城的K405号列车即将进站,请乘坐该列车的乘客做好上车准备。”广播还没有播完,我就已经提上了那沉重的拉杆箱,大步向站台走去。这是一次没有任…

给秋夫人的情书

在异乡的天空下,与你邂逅,初次见面,一见钟情。下了几场淅淅沥沥的细雨,罩着窗,笼着阳台,丝丝寒气像逃犯,逃逸进了成都平原。忽地感觉,你来了,来得直接,…

即兴

没想到再次遇见周译是那样一个阴阴冷冷的夏日,很难得一见的冰冷天气和很难得一见的人,陈洛莫名地感到一丝暖意。彼时她正漫不经心地等一列地铁。 而在目光对上…

灵魂小谈

很多时候不愿意承认的是,自己在某些情况会相信灵魂的存在。虽然一直认定自己应该是一个无神论者,但对于灵魂这种东西,好像有一种莫名其妙地着迷。可能与其他信…

桂花香好不同看

午后的阳光暖得像碗汤,将我的窗台煨得温热。阳光踩着鼓点,像调皮的孩子,从叶间跃下,在我的书页上投一个可爱的亲吻。院子里,晒太阳的猫咪慵懒地喵呜声将静静…

相框

人总是害怕老去,华容渐逝,春残不复。可为什么不把时光镌刻的皱纹当作与岁月相依的温柔,纵然青丝满头,仍旧执子之手。二十二岁是怀着希望与迷茫的年纪,柳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