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昨日

走吧,去看看山间的怪石和腐败的枝条或者到荒远的沙漠中去那里有一个个土堡王国和模糊浅显的碑文你知道,再次回头便会陷入流沙来不及逃跑,躲避咒骂和懊悔又引来…

宝玉,我等你的情书

“醒醒,快醒醒!”我走走停停,就逛进了一个古玩斋。只眼睛一瞟,双脚却再不能动弹。我看到一枚上好的白玉,通体莹润,隐隐散发着流光温软。在玻璃柜中看得不尽…

不可说

我常想,为何人总是喜欢回首过去, 而曾经的苦想起来竟也甜得恰到好处。或许是白云苍狗,那些不堪回首渐渐褪色变浅,已记不得鼻涕和着眼泪的疼,渐渐也就成了彼…

月落荒城

七月就启程了,带着行囊奔赴南方。我原以为是带着笑脸和激动离开,可是命运似乎爱开玩笑,别离还是难以微笑转身。我未曾从这里带走什么,而这里却扣留了我所有的…

拾光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有就一个漂泊的梦想,或是年少轻狂,或是对远方的憧憬。后来,我从东北来到成都,一路向南,近40个小时的火车让我明白了漂泊的真实,世界不…

浅谈无声

好久没有静静地坐在咖啡店的一角,听着窗外雨滴拍打窗户的声音,趁周围人不注意在咖啡里加上整整三大块方糖,然后满足地喝起来,我不喜欢苦涩的滋味却爱极了咖啡…

于无声处细品文学之美

悠悠千载,褪去了太多的浮沉,一滴水,一粒沙,却总是锲而不舍,划越世纪的束缚,在高山之底穿透岩石,在深海之处孕育珍珠。我心中的文学,似水般轻灵、厚重,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