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之后

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在深秋斑驳的土地上偶遇一片叶子,挂着露水的叶脉像极了那两条孕育了中国文化的河流,曲曲折折,漫漫长长。五千年,或者更久,…

轻春织就机中素

外婆是个典型的江南女子,从小到大,她的那台缝纫机于我而言就是最神奇的存在。等我读了高中,心里有一个暗恋着的他时,在他17岁生日之前的那个寒假,我央着外婆…

火车

为达目的地然而未达目的地的过程无非是在时间与空间中无意识漫游的过程,飞驰而过的是一片虚土,一个虚空间。连接起始与终点的无非是热切的归家或逃离的欲望,回…

渐渐

中国有很多词读来便令人心醉,比如“渐渐”。当它读一声时,意为水流的声音,比如黄鷟来的《戊辰冬与张四明分手即事纪别》诗之七:“渐渐清溪沚,其下多鸳凫”,…

天地为友

1林君一向是记得青阶上的石痕的,每一级。初晨的新露挤入那些岁月刻下的缝隙中,让整个石阶都泛了湿意。林君也熟悉这些,包括篱门前经常出现的山雀爪印。黍米从…

百朝风雨渺渺,何夕烛光曳曳

千载如诗如歌,几番灯烛辉煌,几番昨是今非,百朝风雨渺渺。太平几何许,安乐几何许,无我非我,国之大,势之艰,唯期烛光曳曳言悲欢。 ——题记怎一个多事之秋…

火车,在路上

序“从橡镇开往桐城的K405号列车即将进站,请乘坐该列车的乘客做好上车准备。”广播还没有播完,我就已经提上了那沉重的拉杆箱,大步向站台走去。这是一次没有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