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安于心

每次提起家乡两个字,我很难道出是什么心情。我的祖籍是地地道道的四川省,但是在我人生的前十八年却生活在北方。我从小在新疆的天山脚下,一个叫拜城的地方长大…

先生,可曾安好

华夏大地,人杰地灵,数千年文明亘古延绵,历史的长河中英才辈出,群星闪烁。谈到家乡,脑海里有许多“明星”在闪耀,诸如有山水诗鼻祖之称的永嘉太守谢灵运、明…

四月如果不裂帛

我在四月写着一年四季十二个月的故事。斗转星移,十二月运行,周而复始。 ——题记四月生白马观音阁四月,白马观音阁,我…

奉天谣

奉天故郡,沈阳新府。天成盛京,地造陪都。燕山北构而西折,直走榆关;辽水东渐而南流,缓入渤海。承白山万仞之巍峨,毓黑水三千之灵秀。天柱排青,祀江山万载之…

一曲长白叹过往

忽然想起了长白山。长白山大概是我走过的最神秘深邃的地方。相比于香火气和朝圣者居多的西藏来说,作为一个无信仰者,我还是更喜欢长白山的神秘。以长白山天池为…

林子

林子,林子,等等我夏日。晚风吹起她的碎发,在我身边的,是橘子味的林子。林子站在溪边,挽起裤脚,把她的脚丫轻轻放进水里,等她在溪里的碎石上站稳,“下来吧…

南山忆

我的家乡在镇江。这是江南的一座小城,几千年前,一位诗人途经此地,写下了“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这样酸溜溜的诗句,便教这座城出了名。有人跟我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