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菜刀的远大理想

我是一个菜刀我的周围都是我的同类他们告诉我日后的我只能切切菜我不甘心 我是一个菜刀我有一个远大的理想我要变成一个手术刀同样的都是切开什么但他们却能救人…

那些回不去的冰淇淋时光

如果有人问我心情不好时该怎么办,那么我会这么回答:“冬天你只需吃一碗热腾腾的米线,若是夏天就吃点凉滋滋的冰淇淋,那么一切都会好起来。”这虽也只是玩笑话…

一棵苹果树的自述

H市,一个表面高端奢华,内在里却充斥着各种犯罪的城市。而我就生长在罪犯聚集地的旁边,目睹着这一切的一切。我不断地思考:究竟是从何时开始,人性竟变得如此…

情雅成诗,爱淡成词

诗易中天说:“人不爱诗枉少年。” 前世无邪的记忆――诗三百《诗经》,是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它穿越西周初年到春秋中期长达五百年的岁月风尘,在历史长河中缓…

无声的挣扎

“有那么一群小孩子在一大块麦田里做游戏。几千几万个小孩子,附近没有一个人——没有一个大人,我是说——除了我。我呢,就在那混帐的悬崖边。我的职务是在那儿…

无题-其二

最近一直在怀旧,当然就我的年纪来说,怀的也不过是过去十年的物事。听听歌,看看书,观观影,罢了。听着儿时热衷的歌,忆及当初在小本子上一笔一划将歌词虔诚地…

无题-其一

窗外雨潺潺,春意阑珊。蓉城就是这般令人又爱又恨。春光来得快,去得也快。春光浓春光尚好时,桃花香,李花香,浅白深红斗新妆。疏雨簌簌漏梧桐,春水涓涓洗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