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思

这是一个永远不缺流言蜚语的地方冰冷的长廊,阴湿的砖瓦,由历代波诡云涌斗争剥下的斑驳的红墙因绯闻而拥挤起来 ——我——废后隐恋贵妃是吗?我浑然不觉 不过是…

一个被抛弃孩子的情书

温暖融在春风里一蹦一跳的是影子轻轻摘下朵小花却又只能在雨夜细数闷热的夏夜水沟中一只小鸭在挣扎气泡抬起一圈圈涟漪 蹦跳的马尾像秋穗一样月下的村庄显得分外…

父亲的时刻表

父亲有一张时刻表关于女儿她的生命在从他身边开走 远去他是站台上沉默的检修工遵守着每一项工作守则 必须让她自己走路上学不必在她上学后再帮她梳头必须让她独立…

都怨你

感谢相遇与你那等在花季里的伫立在开满栀子花的坡地绽放、盛开,而奢靡为什么?我的灵鼻失了花的香气我的慧眼满是栀子的离迷都怨你 感谢相交与你那莲花脱离淤泥…

今夕何夕(下)

五老何开始喝酒,我看着他喝酒。“她去了北京。”他说,“北京挺好的,大城市机会多,《北京条约》就在那签的,就是空气不太好。”他喝了一口酒接着说:“其实那…

今夕何夕(中)

三运动会之后我第一次见到老何,是在学校附近的医院里。他靠在床头,胸前摊着一本什么漫画,见我进来了就马上缩回被子里捂住脸装死。我松了一口气。这是间单人病…

今夕何夕(上)

一老何在从来没有去过的高档咖啡店定了位子,说是要请远赴他乡求学的兄弟吃饭。考虑到前阵子在数学建模的比赛里这小子刚拿了几千块的奖学金,我也就应承下来。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