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中花

好个王安忆!耐着性子强撑着读完《长恨歌》第一章,不禁从心底发出这一声由衷的赞叹。似乎没有穷尽的形容词和满篇泛滥的比喻……繁密而琐碎的语言,絮絮叨叨,迂…

又是一年秋风起

秋天再一次从翻开的日历中跑了出来,我,也决定行使自己在大学才有的选择位置的权利,从教室的后排坐到了靠窗的地方。偶得阳光眷顾,这儿一上午遍地流苏,金色的…

文学巨匠的苦恼

我叫孙蛋。众所周知,我是当今中国的文学巨匠。拿遍了所有的奖项以后,我回到了自己的故乡,一个破破烂烂的小城市。为什么我要到这里来呢?你知道的,我是专业作…

太阳和月亮

太阳和月亮,一个东升,一个西落,看似同样的轨迹,它们却不会相遇。白天不懂夜的黑,所以,即使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也不会有太多的想象,关于那些…

梦中的笑靥——也说94朱茵版黄蓉

说到黄蓉,大概很多人第一想到的词便是古灵精怪。若是老一辈的人,脑海中还会立刻浮现83版射雕翁美玲一身黄衫短打,手执打狗棒的样子。作为97年出生的孩子,原本…

さようなら,いちごいちえ!

江南冬天里的寒风虽然不像北方一样强劲,但也非常刺骨。雪后,没有太阳,阴沉沉的天空笼罩着整个村庄,远近一片凄迷。在天空模糊的尽头,矗立着几座小山,山脚下…

圣诞夜

今年的冬天似乎格外冷些。雪花鹅毛般纷纷扬扬地洒下,开出一世界的晶莹剔透。天上繁星闪烁,映着阑珊灯火,空气里弥漫着烘焙小麦的焦香和牛乳沸煮的温醇,炙烤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