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误的时间

宿舍进门拐角处有一块表,很少有人转弯拐进楼梯偏头注意到它,所以理所当然更不会留心它指示的时间比标准时间慢了16分钟。有一次,恰巧在楼道口遇见了穿橙色工作…

最后一个饺子

啪——头顶上的路灯终于挨不过黑暗的挤压,在发出最后一声哀嚎之后黯淡了下来。我趿着一双破布鞋,走在熟悉又陌生的乡下土路上。凌冽的寒风席卷过空荡荡的山谷,…

欠你一场浪漫告白

春水初生,春林初盛,春风十里,不如你,全都不如你。--题记月是故乡圆生命无非是一场漫长告别,而我对你的告别,始于不觉,伴于远行,终于归期。只有当我真正离…

回浦这座城

当天拍毕业照低头看见校长毛发稀疏的头顶的时候,我才突然意识到要和我的高中说再见了。写这篇文章正是成人礼的日子。充着气的“成人门”还是老样子,拉着的横幅…

高二时,妈妈从她同事那里抱来一只小黑猫,还是一只小奶猫,连奶都没断掉。奶奶说要养成家猫起码要拴上二十几天。就这样她被拴上了二十几天,脖子上一根猫链,链…

绿洲

民国十七年,早春,时近傍晚。刚下了一场雨,空气潮湿,北归的候鸟飞得很低很低;暮色沉沉,头顶的天空低垂,像是立刻就要压下来,砸在心上。一个女人带着孩子走…

从我说起

我一直活得很聪明 小心翼翼避开所有疯狂的事情 用心过好每一天。很用力所以知道,活着并不亏平平稳稳还有梦可做 可是每有悲哀涌来,阴影残存每有猛兽被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