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之忆录(四)

【毒瘾】忆冰在理想世界里等着黑录。她身边飘着冰凌,只要她还是冰,它们就永不会融化。天空一会儿晴朗,一会儿布满朝霞,一会儿又下起小雨。无论如何,天黑不下…

魔之忆录(三)

【井底】忆被困在不存在的围墙里很久了,就像被困在井底一样。忆不知道该如何与人相处。忆开始和所有同学都无法正常说话,只能靠写纸条,但谁愿意走到哪都带纸条…

魔之忆录(二)

【星盘】这里只留下一片黑暗和死寂。心魔可以让它亮起来。他没这么做。他盯着还在空中飞舞的几粒冰片发呆,而后一挥手,让它们变成夜空中的星星。“这个排列很不…

魔之忆录(一)

【卷首】无论黑夜多么漫长,黎明终将如约而至。 【心魔】人们总是喜欢用“黎明”这个词,好像钟点一到,所有迷茫苦惑都会随之消散一样。我不喜欢这么说,因为问…

“我敢肯定,这绝对是恶梦。”望着眼前正在修建的大别墅,大花园,还有那被挖掘机平整后的昔日柳林,老杜的大烟枪再也无法熟练地拔出来了。老杜一辈子最看重的就…

致岁月温存

成都的冬天冷得过分,这倒是让我怀念起毕业那天那毒辣的夏日阳光了。那时人的心燥热的厉害,假期也好像还很长,总想着未来走一步是一步,心中有些担忧,也有些窃…

还记得吗

你还记得几天前你送我去坐公交车吗?找了几站路问了两个三轮师傅又掉了个头,最后我肯定地认为是那个站,而你却坚定地透露着你的犹豫不决,不肯停车放我下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