淳熙丙申至日,予过维扬。夜雪初霁,荠麦弥望。入其城,则四顾萧条,寒水自碧,暮色渐起,戍角悲吟。予怀怆然,感慨今昔,因自度此曲。千岩老人以为有“黍离”之…

家乡的那些名字

家乡的那些名字,我记得。离开家有大半年的时间,对新环境渐渐适应了,也慢慢地把成都当作自己的另一个家乡。只是偶尔午夜梦回,还时时会回想起这十八年来在家乡…

回不去的名字:田中沙渠

春雨淅淅淋湿了我的衣,雨后的风吹进了我的心,唤醒了深藏的酸楚。行至春深处,才觉春已暮,夏即至。蓦然回首,我的家乡你还好吗?我从初春一路走来,路过太多鲜…

北镇旧忆

北镇小城,这个我生活了17年的地方,在我心里一直都是那么的不起眼,像她的名字一样,平淡,无奇,又好像是一粒悬浮于空中的尘埃,一阵微风能轻易地将其从人的记…

记忆的旧时光

清明时节里,许多的人都离开了学校,或是呼朋引伴去风景名胜处一览自然的瑰丽奇观,或是去市中心瞧一瞧都市的繁华,抑或是回家祭拜祖先。于是诺大的图书馆里仅仅…

白头吟(下)

六、冤屈舒府的丑事迅速传遍大街小巷,人们都说,舒家的女儿不要脸,闺阁之中便与男子私通,实在为人不齿。然而最可怕的并不在此,而在于颖国的连坐制度。如今舒…

白头吟(上)

一、昔年这是叶怀瑾今日第三次找到舒桐。舒桐那时正端坐在乱糟糟的糖果、糕饼、玩具里,地上两只西施狗崽正争抢着咬她的裙角。而她正端庄地翻着本《世说新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