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书香校园

诗人气质多忧郁?——专访田红涛

近几年的愚人节,许是因为年岁渐长的缘故,周遭也未曾有什么“掉鞋带”“请喝茶”的小把戏,空间、朋友圈俱是被哥哥刷屏。精致的眉眼,忧郁的气质,隐在手机上的…

猫婆

闺蜜的昵称改成了“猫婆”。我有些不解,年纪轻轻怎么叫这么老的名?于是问她。她告诉我,她读了冯骥才的《猫婆》,她很欣赏文章中收养猫的老女人的个性。我心中…

“大学语文”课究竟应该是什么样的

近日《光明日报》发表《“大学语文”之痛》一文引发热议。不可否认,在如今的大学课堂里,“大学语文”课依然处于边缘地带。透视这门课程所面临的尴尬,其实是为…

(一)“‘我希望回来,听见沉郁的声音“她跳楼了”,“她得了重病,快死了”或者仅仅是了无音讯,没人再见过了。然而,她却在她朋友们那里,如蚕宝宝大嚼桑叶,…

露从今夜白,海是故乡亲——专访刘泳宏

联系镜湖文学社创艺部部长刘泳宏商讨采访细则时,无意中知道她跟一认识学姐乃室友,欣喜之余不禁感叹,这世界真小啊。真正见面的时候也着实被小小的惊艳了一把的…

梦里梦外

大学二年级的冬日,寒风萧瑟,未入大学之初的彷徨和犹豫已被消磨殆尽。新的一年业已要走到尽头,道路两旁的银杏树身姿依旧挺拔,只是留给了这个季节一地华美的纪…

微软小冰写诗:人工智能对这个世界“漠不关心”

近日,微软公司开发的聊天机器人小冰创作的诗集《阳光失了玻璃窗》出版,引起了广泛讨论。通过诗歌语料数据库的排列组合,进行诗歌创作并不是新鲜事。机器人小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