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书香校园

林子

林子,林子,等等我夏日。晚风吹起她的碎发,在我身边的,是橘子味的林子。林子站在溪边,挽起裤脚,把她的脚丫轻轻放进水里,等她在溪里的碎石上站稳,“下来吧…

别再自以为是地误解“诗和远方”我们在定海追忆三毛

4月20日,首届“三毛散文奖”颁奖典礼在三毛故里浙江定海举行。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叶辛等文坛领袖,以及三毛的姐姐陈田心、弟弟陈杰等嘉宾出席了典礼。据主办方…

南山忆

我的家乡在镇江。这是江南的一座小城,几千年前,一位诗人途经此地,写下了“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这样酸溜溜的诗句,便教这座城出了名。有人跟我说…

清云绿芜,原为心头指尖—-专访戴冬柯

清云绿芜,原为心头指尖—专访戴冬柯闲云静淡,坦坦观事而不语,即是有感亦是随心凭意,一如初面也似自然。每个见过他的人恐怕都有这种感觉,他若不语,就仿佛是…

词两首

满庭芳春游 卧樵 北院藏寒,南莺啼晓,苑花正理残妆。 卷帘西望,早燕上篱墙。 暂别一川烟雨,微冷后,又见斜阳。 邀邻伴,清谈向晚,小酌醉三场。 连江、残碧荡…

他当过矿工和文学编辑,如今写出了《人民的名义》

“这本书可以说是洗刷了文学界多年的‘耻辱’。不管文学界自己承认不承认,但舆论上总有声音在说,文学已经不关注现实了,对现实很多问题没有回应。大家觉得是律…

任凭时光老去

我最喜欢的书,是小学语文。若问我最喜欢小学语文的哪个地方,我会毫不犹豫地说,是她的读读背背。二十年来,记忆中笑的最灿烂的时刻,是小时候每学期开学,在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