纸鸢跋扈挟风鸣——专访马万识

校内银杏早染了秋色,风筝却迟迟没有收到讯息,不见踪迹,想来或许是儿童有新鲜事物做消遣,又或许只是单单在交大的我们,没有看到。陆游有首《观童溪上》有如此…

讲故事的人在路上——专访闫明照

有人善言,有人尚辩,有人信奉沉默是金,而竹林书会的闫明照给人的第一印象则是善言了。刚上来寒暄过后,随口一问他便能接过话题,滔滔不绝。15级人文学院学子,…

书摞知多少——记九一六街头采访

时逢金秋,2017级学子来到交大已有半个月光景,在经过军训暴晒,教唱军歌;听取各学长学姐的经验传授以及各大讲座;了解了交大的奶茶,商街,社团等各种文化后,…

原来遇见你——专访符弘珉

生命如同一株开在荒漠里的花,风会来,雨会来,孤寂地立于这人世,途经的寥寥飞鸟走兽,匆匆留下一行浅淡易逝的足迹,只是,风席卷着黄沙,只一瞬,就什么都没有…

我所喜欢的都惊人的相似——专访李吻雯

看李吻雯学姐的空间,大部分都是有关许嵩的消息,一问才知是资深的松鼠,因为一张专辑《不如吃茶去》迷上了许嵩,始于才华,忠于性情。“竹喧”笔名由来,是王维…

待李嚼蕊,拈花自成熏——专访黄日欣

一位从仿佛古画里走出来的女子,仅仅是一个身影,在你的脑海里会是怎样一番风情?我想那该是极美的了,当她伸手去整理掩在右边脸颊上的碎发时,那袖边刺绣的兰花…

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专访姜润霄

“五日鵙始鸣,又五日反舌无声”。芒种已逝、夏至在即的境况就在这十数字文言中深入浅出。热爱古典文化的人们历来惊奇于古人文采的斐然,折服于古典文化的高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