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间有味是清欢——专访孙星灿

清欢谓清淡的欢愉,未收匿行藏,也不沉浮名利场,小事琐事,做快乐事。陶艺协会会长孙星灿或如此,时逢冬至,屋里堂堂有暖气,伊人来,着燕麦色呢子大衣,长发耳…

初见错愕,久视忘我——专访文萃雯

国家天文台曾经发过一条微博:“沧浪之星清兮,可以濯吾眸;沧浪之星浊兮,可以濯我心。”仅仅是对屈原的《渔父》修改了几个字,便有了这般惊艳的感觉。千百年来…

有美一人,宛若清扬 ——专访李会青

沉迷钢筋水泥的工科女、欢脱的戏精、爱好广泛、信仰佛教、痴迷古风、温柔又活泼、钟爱养生……这些看似不相及的几个词,却在她身上得到了完美的展现。2017年12月…

爱我所爱,求我所求 ——专访张健

在甲板咖啡静谧的环境中,我们有幸见到了山海原副总监、2015级设计系张健。十二月的夜晚,寒风已有了刺骨之意,可从图书馆急匆匆赶来的张健额头上却有着细细的汗…

人情练达即文章——专访林霖

相声这门曲艺始于明清,盛于当代;源于华北,流行于京津冀。林霖学长算是南国相声社的骨干力量,说学逗唱,信手拈来,兴起时一段接一段的太平歌词,偶尔穿插几句…

阅尽千帆,莞尔此少年 ——专访陆禹佳

在刚刚过去的一年里,以茅院土木专业名列前茅的成绩,5.1的高绩点拿到了校级一等综合奖学金,在本年度获得科创竞赛奖,这段时间还获得了唐臣奖学生荣誉奖专项奖…

诗书趁年华——专访潘嘉豪

在正好的年纪,就该多读些诗书,尽管人终将会老去,也该以力所能及的方式有诗意地度尽所有年华。很久很久以前,那时书信尚慢,路途很长,诗意却浓。有时候想,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