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游千里,归去仍是少年——专访周建坤

来源:记者团  作者:郭玉     日期:2017-11-12   点击数:57  

十月二十一日,有幸采访了前辩论队队长周建坤学长。一般来说,谈到辩论队,就很容易自动被带入到激烈的辩论场中。但是采访的整个过程都让人觉得这是个十分随和的人,无法联想到辩论赛时唇枪舌剑。

近来深秋霜降,总不见得日日能青天一片,加之蜀都独特地形气候,一连几周阴雨淅淅沥沥也是常有的事。许多人不大喜欢雨天,而周建坤学长不然,喜雨,尤其是入夜的雨。杏花春雨,残荷听雨,门檐宿雨,雨这个意向在历代文人骚客里总是多情而又多变的,大抵在交大,听夜来雨下在湖里在桥上在栏外梧桐,下肥犀湖下绿海棠下湿了路上行人各色鞋,也是种雅趣。

有人说,如果要形成一个习惯,只需要坚持二十天就可以,那么试问一个人喜欢什么坚持了十四年甚至更久是什么感受?或许无法想象,但是周建坤学长就是,好古文,尤爱三国。二年级无意接触到一本有关三国的漫画,从此便与《三国志》结下不解之缘。没真正读过这一系列书的,或许会因为初高中语文老师或罗贯中作者自己的偏好,偏向诸葛亮蜀国一方,但你若读完,客观公正来看待这段历史,结局或许又是一段故事。这位学长就十分喜欢周瑜,一个才能卓越,功勋了得的将帅。初中时对周瑜的印象,大抵停留在他摔琴时的一句:“既生瑜,何生亮!”而周瑜却是心胸广阔而非妒贤忌能之辈,就像他很喜欢的一个情节:周瑜与程普交,不服周瑜的程普也说“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赤壁仍在,三国已古,恍惚间仍有人立于船前,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

战争是个永恒的话题,平民痛恨,将帅窃喜。同样的问题问起学长时,他给了一个类似这样的回答,反对战争,但不否定战争。三国这样一个充满战乱的年代,践踏了平民,也成就了英雄,天下本就是呈合久必分,分久必合之势,一个兵荒马乱的年代,兵家不幸诗家幸,又岂是对错可以说得清楚的。

都说时势造英雄,社会大动荡有岳飞这样的大英雄,而变革则有所不同。他说到:“国家大计的改革从来都不会容易,特别是既得利益阶级太强大并且改革会让他们失去绝大多数利益的情况下。这时候统治阶级可能就需要重构,而政权的内部是很难自我重构的,所以通常都由外部力量来完成。比如秦亡汉因之,隋亡唐因之,这是比较常规的走势。当然,也存在不同的情况。比如三国时期原有的外戚宦官力量已经跟衰弱了,所以代表士族利益的九品中正制就轻而易举地登场;比如五代十国时期的各国在取代了前朝之后没有吸取军阀坐大的教训,于是后人复哀后人,直到赵匡胤杯酒释兵权。所以总的来说,改革与发展是必然的,而最大的阻力来自统治阶级内部本身。而原有的阶级是否顽固、强大,变革的准备是否充足,只不过决定了变革的代价而已。”

一个人所好之物,很大程度上能折射出一个人的性情。周建坤学长或许就是这样一个人,好听雨,好三国,好周瑜,好辩论,喜欢纳什,酷爱川菜,特别喜欢吃鱼……就是这样一个随和而认真,兴趣广泛而专一的人。

任周遭再多变迁,初心不容亵渎,即使出游千里,归去仍是少年。

记者:郭玉

编辑:张惠媛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