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我,周旋久,宁做我——专访姜润霄

来源:记者团  作者:曾维维     日期:2017-07-18   点击数:77  

“五日鵙始鸣,又五日反舌无声”。芒种已逝、夏至在即的境况就在这十数字文言中深入浅出。热爱古典文化的人们历来惊奇于古人文采的斐然,折服于古典文化的高雅。恰此次专访的人文学院学生会主席姜润霄就是这样一位传统文化的爱好者,古典文言、传统服饰、书册卷轴,无一不爱,无一不喜。

汉语言专业的课程要求加上学生工作职务所需,使得撰写和审核稿件成为了姜润霄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在他看来,不同的稿件有着不同的撰写标准:新闻稿讲求稳准狠;而对于散文类、抒情类的稿子,语言丰满流畅、能充分表情达意即可。在审核稿件的过程中,他对标点符号的使用以及错别字的筛查尤其苛刻:错别字是不可饶恕的低级错误,而标点符号的使用更见作者功底。标点符号的选择需由文章写作的目的和受众来决定;标点位置不同,读者的阅读感受自然也不同,更遑论标点的位置经常决定着语句的含义。

姜润霄认为:一个优秀的作者,他的创作往往会考虑到读者的阅读体验,因为阅读体验能带来对作品最为直接的观感。有人喜欢堆砌辞藻,将本来极易说明白的事情加诸许多修饰,使得一句话冗长华丽;也有的人文字精炼,三五两笔就轻易描绘出一个场景,这些跟作者的习惯和功底分不开。谈及对“优美阅读体验”的理解,他说道:“刘勰在《文心雕龙》里面有一句话:‘寂然凝虑,思接千载,悄焉动容,视通万里。吟咏之间吐纳珠玉之志,眉睫之前舒卷风云之色。’就是说,优美的阅读需要有优美的形式(断句,韵律,语调),还要有优美的内容(文学性)。当然,想要获得优美的阅读体验,读者的个人文化品位也非常重要。”

基于对阅读体验的追求,作为作者的他直言不讳自己是个狂热的文言文爱好者。他多次用文言文撰写期末论文,获得了老师们的好评;闲暇之余还经常创作古典诗歌,交大校庆时就有他创作的古体长诗被展览。同样是基于对阅读体验的追求,作为读者的他更喜欢阅读古诗和文言文。在他眼中,现当代文学、尤其是二十世纪中国文学,已经很难做到“说万水千山于尺幅”了。当然也有个例,比如鲁迅文章中“他们都和我一样,只看到院子里高墙上四角的天空”这句话的意思就极丰富。

除了热爱文言,姜润霄对中国传统服饰也颇为痴迷。他是当代汉服复兴运动的坚定支持者,之前还组织学生会承办了交大的“汉服周”系列活动。每每见到有穿汉服的女生,他都会特别欣赏。不过他坦言汉服复兴要面临的挑战不小。他描述了一个有意思的现象:在日本,人们穿和服上街很正常。而在中国,穿汉服上街,别人都会投来异样的眼光。“可能是人们告别汉服太久了,已经不习惯了。我也和之前上过百家讲坛的李任飞副教授讨论过,他非常赞成我的观点。”

诚然,汉服飘逸舒展,各种配饰精巧端庄,可毕竟离我们有点遥远,日常生活中着汉服也有很多不方便之处。但他说道:“汉服复兴在中国深化改革开放、推进一带一路这个节骨眼上非常有意义,汉服以及中国传统文化也可以借此走向世界。想要更好地推广汉服,我们不能一味复古,也不能一味追求西方的口味,我们的设计师应该把中国传统文化的元素植根于现代服饰当中,设计出适合中国人体型、审美,适合当代日常生活的服饰,这才是汉服最合适的复兴方式。”我们看到,现在有越来越多的人喜欢汉服,这不失为一个契机和希望,就静待时间给我们这个答案。

政治、经济、文化和军事类的书籍,他皆有涉猎,却偏偏不喜欢阅读现当代小说,笑称自己是文学专业的异端。“五四之后的新文学,和传统古典文学之间出现了断层,我不是很感兴趣。比较喜欢的书应该是《三国演义》了吧,尤其是里面的那句‘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典雅而富含哲理,寥寥数语,就点出了物是人非,时光流逝。” 又言最喜欢此书“温酒斩华雄”桥段:酒且斟下,关羽出帐提刀,飞身上马,未几,提华雄之头,掷于地上,其酒尚温。因为写作手法很高超,不直接描写关羽的英勇,用“酒还未凉”衬托关羽武功高强,短期内解决对手。还因为这是关羽在战场上的的初次亮相,让人感觉耳目一新,极为震撼。

身为优秀传统文化的狂热爱好者,要谈及改变,想来他也是极为不同意的。祝愿他在这条路上坚持不移,前程似锦。


作者:曾维维

编辑:曾维维

顶一下
(6)
100%
踩一下
(0)
0%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