胶卷里的滚滚红尘——专访周红霞

来源:编辑部  作者:曾维维     日期:2017-06-18   点击数:144  

山海原经典网新媒体主管周红霞给我的一直是个娇小个子,甜润音色,做事干净利落的感觉,这次见面,又觉得是个顶活泼温和的小姐姐形象,好感和距离一下子增进不少。茅院中文系专业,问及最近在看的书,毫不犹豫地答:专业书,除了专业书还是专业书。想着她说这话该是对专业书多仇大苦深。

 “说到社团,当时大一,加山海原,阴差阳错进了新媒体,宿舍四个人全在山海原。第一次推微信的时候,电脑没到手,跑到图书馆做,网慢奇慢,回来借舍友电脑继续改,忙活了整整一天。”虽忙,她自己却也乐在其中,她说作微信编辑就像把一件满是褶皱的衣服熨平,就像用自己喜欢的版式和模板来打扮布娃娃。关于新媒体的发展前景,我们在尝试着做出自己的特色,希望做得越来越好,越来越有影响力,越来越多的粉丝,越来越有更多的人投稿……”


说到读过的书,言中学时代的学习读书氛围真心难得,课下见别人低头读书,两三个人讨论着最近的心得所获,在大学太多诱惑,太多事情,读得反而没有中学时代多。初中酷爱《哈利波特》,一套书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高中应老师推荐,也读过凤凰出版社的一套《给理想一点时间》,时事评论类的,倒是写议论文长进不少;自言是个容易受周围人影响的人,从众看了三毛,却也并不是特别喜欢她。可能因为先看的是《三毛传》,对于她和荷西之间的爱情看得太美好,真正去读她的文章,却隐隐有种失落,比如有篇讲婆媳关系的,她婆婆对她指手画脚,指挥她做这做那,荷西在旁边看着,觉得是对的。“曾经有个朋友觉得她阴森森的,因为最后她是在厕所里用丝袜上吊自杀的。但在那个年代,三毛,是文艺女青年的一个代名词。”喜欢三毛,仅是因为她的这种性子,能够为了自己心中的橄榄树,一直去流浪,流浪,流浪远方。

猛地想起三毛曾写过一篇剧本,名为《滚滚红尘》,以张爱玲与胡兰成的故事为蓝本,林青霞与秦汉主演,却有点三毛与荷西的影子,戏里戏外,都是故事。“茅院面试的时候,我写的是关于张爱玲的读书笔记,面试老师问我喜欢张爱玲否,答是。又问是否知道相关电影《滚滚红尘》,虽没有看过,但知道那首歌,当时也记不起歌词,一时语塞。后专门去看,却跟我印象里的张爱玲不大一样,张爱玲于我,就像那张睥睨众生的皮袍照所表现的,极具吸引力,就像朵罂粟花。所有照片中那张最能反映她风骨,瘦削,高,单薄,一个人走,看背影,有种冷到骨子里的孤傲和落寞。”笔者却以为这部电影讲张爱玲,又不是全在讲张爱玲,爱情至上是她,然影片中打赏送信人,出手阔气,钱放在枕头里的细节又无疑带了点三毛的影子。

至于知道《红尘滚滚》这首歌,是从她母亲那里听来的。“我问我妈:

‘你知道这首歌是写谁的吗?’

‘不知道’

‘那你怎么会唱?’那个时候学歌都是自己找杂志,周末跑到城里借杂志,知道调,把歌词抄下来,然后把杂志还回去。” 



她说,听她母亲讲老一辈的事情,就有种隐隐的感动。“高考的时候,我们小县城有个高专,有一个人考了7,8次,也没有如愿以偿考上大学,那个人,有种对理想的执着吧,就是不愿意将就,其实那个时候高专出来,当个小老师,是个很不错的选择。”我隐约窥探到她母亲说这话时的一种不自觉的自豪感,对于她们的那个年代。“当年男生很清纯,追女生,老老实实的写情书,聚在一起,都讲义气,后来散了甚少联系,通讯不是特别发达,乡下街道住址也不是很明确,再相聚却一个都不少。有个比我妈大10岁的大姨结婚,同学坐了满满当当的两桌,气氛特别好,也不怕说造成不便,就是去你家玩,可能我还给你写过情书,谈着我们当时,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香意气,挥斥方遒”

听来直觉有种王家卫镜头下的青春记忆,一种独属于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港片记忆,不经意的你,少不更事的我,来易来,去难去,只留传说在滚滚红尘里,经久不衰地,传着。




记者:曾维维

编辑:李佳冰


顶一下
(4)
100%
踩一下
(0)
0%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