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头吟(下)

来源: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  作者:李吻雯     日期:2017-06-15   点击数:188  

六、冤屈

舒府的丑事迅速传遍大街小巷,人们都说,舒家的女儿不要脸,闺阁之中便与男子私通,实在为人不齿。

然而最可怕的并不在此,而在于颖国的连坐制度。如今舒家面临的不是家丑,而是一家之主官位被削,全家受罚。毕竟秀女是即将要当皇帝妻子的人,她若出事,那便全家遭殃。

舒桐的父亲从未对舒桐和颜悦色过,可那天他将舒桐召进祠堂中的时候,竟有了低三下四的意味。他满面和蔼道:“桐儿,爹知道这样做委屈了你,但是为了我们舒家的兴旺,也为了我这么多年的养育之恩,舒柳这件事,你得替她抗,因为你是姐姐。”

“爹……你说什么?”舒桐看着一脸理所应当、义正词严的父亲愣了愣,问道。

“这也是顾全大局!”舒老爷突然抬高了声音,“你自幼聪慧,这点事情听不明白?书都白读了吗?百善孝为先,现在是要你敬孝的时候了!你不答应也得答应!”

舒桐只觉周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她看着一旁满脸理所应当的舒柳,突然觉得那样可笑。她在祠堂哈哈大笑起来,舒老爷咬牙切齿道:“祠堂之上,你怎可如此无礼……”

“父亲!”舒桐自笑声中大声道,“百善孝为先?我总不能一人尽了善却将恶事都留给父亲您吧!父亲欺君罔上是为不忠!当着堂中先祖说出如此厚颜无耻之语是为不孝!明知真相却要我去认舒柳的丑事是为不仁!万事只想自己却将亲生女儿推向死路是为不义!舒柳淫乱放荡,与男子光天化日之下私通更是不贞不洁!简直畜生孚如!她的丑事,只要我舒桐还有一口气在,我死也不顶这个锅!”

舒柳气得满脸通红,浑身抖如筛糠,整张脸几乎扭曲起来,表情恐怖丑陋得像是只野兽。

舒老爷自气得炸肺中回过神。他刚想破口大骂,却看着舒桐忽然一愣。舒桐那张平庸不堪的脸上,流露出的威仪与尊荣让他心头一颤,舒桐的凤眼便如两道利剑般死死盯着她。他不知怎的突然想到史书中为帝王观相的一句话来:“观其气,势成龙虎。”

龙虎之势,凤鸟之仪。

舒老爷不知怎的心突然跳起来,他本想大骂回去,却哑口无言。舒老爷好半天才喘息着吩咐家丁道:“把这个逆子拖下去带走!给我关起来!”

不过两日,全城便都在传言,那个光天化日与男子私通的,正是那舒家大女儿,名叫舒桐。舒家管教不严,举家自省。舒桐被送往官府,最终结果将由官家定夺。

事实上不过是舒家买通了官府,暗中示意屈打成招。

然而舒桐的骨头硬得让所有人吃惊。

她日日被酷刑折磨,却始终不肯软下半句话,无论如何毒打,她都不肯招供。最终是官吏们上了夹棍,舒桐十指几乎被绞断,她痛得昏死过去。于是那些官吏们自拟了认罪状,在舒桐毫无知觉时,拉着她伤痕累累的手印下了血指印。

对于舒老爷而言,这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女儿,既不乖巧又不会讨好,留着更是祸患。舒老爷面见圣上,自责家风不严,请求重罚。舒桐最终被判当众游街,之后流放忠州。

忠州是颖国边界,战乱不断,各方势力繁杂,更有马贼、野兽出没,那是所有官老爷们高枕中的噩梦。舒桐一个小姑娘被判流放,其实就是委婉地判她死罪。

然而这些对舒老爷不算什么,他下朝后便轻松地回府与小妾生孩子去了。没了一个又丑又倔的,就多生几个漂亮的,只要官位保住便好,他是这样想的。

所谓人事荒唐,世态炎凉,就是如此。


七、相思

舒桐醒来时,便已发现自己身在囚车上。她听着那高台之上的宦官朗声宣读:“舒家长女,秽乱好淫,今罪证如山,游街示众,流放忠州……”舒桐看着宦官手中印着她血手印的罪状,她只是笑笑。

看透了一切,便好过得多。

菜叶和口水飞溅到她身上,石头砸得她本就有伤的额头鲜血淋漓。可舒桐不觉得疼,她对得起所有人,她没有理由觉得疼。

直到她在长街的尽头,看见了叶怀瑾。

他依旧是舒桐初遇的模样,玉树临风,相貌英俊,可是仿佛一夕之间瘦了许多许多。此时的风有些转冷了,舒桐依稀记得她帮叶怀瑾追求舒柳时,风是暖的。

在她的冤屈中,所有人都保持了沉默,包括叶怀瑾。可舒桐不恨他。一个人袒护他喜欢的人,这天经地义。

即便舒桐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可她还是看着叶怀瑾笑道:“我要走了,可能再也不会回来。”

叶怀瑾想说什么,可舒桐打断了他,自顾自地说道:“可我就你这一个朋友,我怕走了之后会想你,所以送你个物什,做个纪念……”她笑着将伤痕累累的手哆嗦着伸进袖筒。叶怀瑾看着那双手,那双手原本明明那样纤细好看,可如今十个指甲盖尽数脱落,手指甚至无法屈伸,紫黑色的手上是一道道口子。叶怀瑾咬着牙,逼着自己不掉下眼泪。

舒桐颤抖着掏出一把巴豆来,她笑笑道:“此去天涯路远,这把巴豆,便送君以寄相思……”

人群霎时间笑开了,有人笑得前仰后合道:“这还才女?你们谁听过拿巴豆寄相思的?”“那是泻肚的药啊!就这脑子还能有男人要也委实新奇!”“巴豆,哈哈哈!巴豆和红豆都能搞混,真是女才子!”

……

舒桐也在笑,仿佛这世上只有叶怀瑾没有笑,他直直地看着舒桐,脸色苍白。

“是啊,巴豆怎么能寄相思呢?”囚车里那个浑身满是肮脏与伤口的姑娘突然泪流满面,大滴大滴的泪水掉在干瘪丑陋的巴豆上。她哽咽着颤声道:“巴豆这么丑的东西,哪配得上相思这么好听的词儿呢?”

哪配得上呢?

囚车在哄笑和骂声中渐行渐远,突然叶怀瑾便如疯了一样呼喊她的名字:“舒桐!舒桐!舒桐你回来!你回来啊!你回头啊!”

叶家家丁一拥而上将他压在地上,可他不停挣扎,不停怒吼,边哭边喊着那个淫妇的名字。那个任性倔强的小少爷再也不见了,叶怀瑾被压在地上号啕大哭形如一个疯子。可囚车上的姑娘没有回头,车轱辘吱嘎吱嘎碾过长街的石板路,最终消失不见。


八、流放

舒桐是在饥寒交迫中遇上长孙熙的。北地人多生得高大,长孙熙高高壮壮,几乎能将舒桐装下。

是他在舒桐快死时给了舒桐一条熟马腿,他坐在雪地里,烤着马肉,一脸话家常的表情道:“忠州不都流放你们颖国的囚犯吗?你个姑娘家怎么也被赶到这里了?”

舒桐用最后的力气瞪他一眼,她看了看这个人,面无表情地嘲讽道:“我看阁下衣着打扮不俗,周身气息不凡,你该不是平民。所以你是哪国贵胄?落得和我一个民女一样惨?”

长孙熙愣了愣,旋即拍手哈哈大笑道:“大巫说得果然不错!他叫我今日此时带着粮食相候,我便能遇上个助我成就帝业的姑娘!看来就是你了错不了!”

舒桐心说这是哪来的神经病,结果长孙熙突然抱住舒桐大腿,似乎要一哭二闹三上吊状,意思是:今日你不与我回帐,我就不让你走了!

舒桐最终被他泼妇撒泼般的气势震慑,然而她没想到,这个男子,正是大夏国的三皇子,输于政治斗争,同被流放。

舒桐觉得她本不该答应的,可她为什么答应了呢?大约是长孙熙那厚脸皮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人。

舒桐极聪明,她惊世的才华终于被挖掘出来。她博览群书,于政治更是有着独到见地,她这样的姑娘,似乎生来就是为了执掌大权。她替长孙熙出谋划策,抵挡了夏国大皇子无数明刀暗箭。她在忠州一待便是三年,三年里,她帮助长孙熙扳倒了大皇子。此时命格陡转,她的人生,竟与大夏未来的九五之尊有了交集。

就在长孙熙流放期满,要回到大夏都城时,他一本正经跟舒桐道:“你看你个姑娘,只身一人怪可怜的,不如给我当个媳妇,咱俩凑合凑合过吧……”

舒桐笑笑,她说:“殿下,我并不美丽,更登不上台面,殿下还是另寻他人吧。”

长孙熙登即便火了,他气道:“我还不好看呢!难不成不好看就不配找媳妇了?”舒桐愣了愣,于是第二日,她惊讶地发现全府上下的人脸上都画了大花脸,数长孙熙把脸画得最恐怖,左右脸各画一只王八。他理直气壮带着一群乌七八糟的手下痞痞一笑道:“现在王府里数你最好看,你可以屈尊嫁给爷了吧?”

“去把脸洗了。”舒桐低着头,淡淡道。却在长孙熙转头的刹那,舒桐的泪水夺眶而出。

便是舒桐嫁给长孙熙的那日,颖国传来消息,舒柳嫁给了叶怀瑾。

一切都有了归宿,舒桐想:这真好。

然而世事无常,有些缥缈的幸福生来就注定虚幻。时年三月,长孙熙正式继承大统,登上帝位。而他登上帝位的第一件事,便是攻打舒桐那早已腐朽破败的故国——颖国。


九、毒杀

天道有常,腐朽的注定消亡,这是没办法的事。颖国就是长孙熙要成就帝业的第一块垫脚石,即将成为皇后的舒桐早就知道。

迂腐陈破的颖国军队根本抵不过厉兵秣马的大夏铁骑,战事不过维持了三个月,大夏的军队就打到了颖国的都城。昔日公子王孙举家逃难,却被夏国铁骑堵在城内,他们像苍蝇一样流窜,甚至和街边野狗争食。当初风光无限的舒老爷抛弃全家独自逃跑结果被生擒。他此时浑身肮脏不堪,如同个老乞丐一般,他匍匐在早已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舒桐脚下,面上的表情十分精彩。舒老爷跪在地上号啕大哭道:“皇后娘娘饶命啊!念在我是你爹的分上,你发发慈悲……”

“拖出去斩了。”舒桐饮了一口茶,淡淡道。

颖国俘虏来的女眷全部充了掖幽庭,世代为奴为婢。长孙熙看着舒桐淡淡道:“我听说过你在颖国的事。”

“那么你怎么看?”舒桐甚至有些紧张。

“呸!”长孙熙突然笑起来道:“你那么丑,除了我眼瞎谁能看上你?”

此时有婢女端来莲子汤,长孙熙端起来吹了吹,舀了一勺送进嘴里试了试温度。舒桐的眼中泛出泪光,紧接着她便看到了这个昔日为了她在脸上画乌龟的男人猛地吐出一大口血!被下了剧毒的莲子汤摔在地上,碗变成一堆碎片,他就那样倒在血泊里,再没了生息。

“长孙熙!长孙熙!”舒桐发疯一样扑到他身上!她整颗心疼得几乎变成碎片,她在大殿上泪流满面地喊道:“把经手这碗汤的婢女、厨子都带上来!抓住凶手我要将他千刀万剐!”

时隔经年,舒桐再一次见到了舒柳。

毒就是她下的。

舒桐几乎没认出来,那个看起来像五十岁左右的女人竟是她当年漂亮的妹妹!舒柳早已不是当年的闺阁小姐,她肮脏而衰老,几只虱子在她头上奋力攀爬,宫人们将她踢跪在地上,她早已贱如蝼蚁,微如尘埃。

舒柳看着仪态万方、高贵美丽的舒桐,嫉妒几乎能将她焚毁。她在大殿上疯妇一样大喊道:“舒桐!怎么死的不是你?!你长得这么丑!你怎么配当上王后?!只有我才配啊!我才配得上万千宠爱啊!”

百官们看着这个女人都捂着鼻子,流露出滑稽而厌恶的神情。

“明日午时,凌迟处死,刑官若是在三千刀内让她死了,刑官也一并受罚。”舒桐甚至再不愿与她废话一句,闭上眼睛淡淡道。

“之后再将这贱人挫骨扬灰,我要她永世不得超生!”舒桐冷笑道,“死之前让她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


十、我有巴豆寄相思

那一晚,舒桐就守在长孙熙的尸身旁,这个为了她干尽各种傻事的男人此时安静地躺在棺木中。突然,她的身后响起沙沙的响声,她回头的瞬间,突然觉得自己回到了经年前。立在那里的人,是她曾经最喜欢的人——叶怀瑾。

“一别经年。”他说。

他再不是曾经那个天真单纯的小少爷,此时他拄着拐,满脸沧桑,胡茬稀疏,却依旧那么好看。风吹进大殿,吹进叶怀瑾空荡荡的下袍,他没了一条腿。

“舒桐,不,皇后娘娘……也不对,你该登基成为女帝了。”他丢下拐杖,跪在地上,大礼叩拜之后轻声道,“我今日求你,是为了舒柳。她犯了死罪我知道,我不求你放过她,但求你让她死得好一点,至少她是你的亲妹妹。”

舒桐坐在漆黑的大殿上,她看着一片漆黑的皇宫,多年前那个受尽冤屈的夜晚似乎卷土重来,她本该愤怒的内心此时竟那样难过,难过与委屈惊涛骇浪般卷来。她努力稳住声线,在空旷的大殿上笑道:“你说得可真好,亲妹妹。你们都是我的亲人。”

“可你们有没有把我当成过亲人?!”舒桐突然爆发出来,压抑许久的痛苦喷薄而出,她流着泪怒道,“他们一个个死有余辜,最后当坏人的却是我!你可以替舒柳求情!可你明知我当年所受冤屈却保持沉默!你有没有替我求过一次情?替我辩解过一句?!如今你厚颜无耻来求我,好!我就让舒柳的凌迟之刑现在开始!让她受千刀万剐死在你面前!来人,将舒柳那个贱妇压上来!即刻行刑!”

叶怀瑾始终跪在地上,良久之后他颤声道:“阿桐,你是我叶怀瑾这辈子最对不起的人。”最后他无力地笑笑,“我欠你的,我愿下辈子偿还,我只求你,让舒柳走得体面些。”

他扔了拐杖,用尽全部力气,狠狠撞在大殿的台阶上。

一把巴豆从他的单衣中撒出来,滚了一地。

金銮殿的台阶之上鲜血长流。大殿上瞬间便又多了一具尸体。舒桐倒在龙椅上,眼前一片黑暗。

被押上大殿的舒柳在宫门外看见了这一切,疯了一样推开宫人跑了过来。她颤抖着抱起那具尸身,哆嗦着抚摸叶怀瑾的眉眼,忽然她哈哈大笑起来,哭着笑道:“舒桐,你晓得他的腿是怎样没的吗?”

舒桐像是个华丽至极的木偶,呆呆地坐在龙椅上,眼神空洞。

舒柳大笑道:“你三年前被流放的那日,他和叶家断绝了关系,只身一人去追你,却遇上了马贼。他与那些马贼搏斗,跌下了山崖,断了一条腿。可是为了你,他又生生向东爬了三十里……”

她又道:“你以为,你来忠州这一路怎么这么平安?怎么没有遇上强盗?怎么没被野兽分食?是他暗中派人护着你!他护了你这狼心狗肺的一路啊……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猜他是怎么娶我的?我被退了秀女,根本没有男人敢要,爹要赶走我……是他施舍给我一个妻子的位子啊,哈哈哈哈……”

舒桐没有说话,她慢慢支起身。她身着十二层素色礼袍,袍子上绣着九天之上的凤凰,她再不是那个普通而自卑的少女,她将要是大夏的女王。她长裙曳地,慢慢走出皇宫,蜀锦裙角拂过叶怀瑾冰冷的尸身,拂过满地的鲜血,拂过一颗颗干瘪的巴豆。

她纤纤素手推开宫门,今夜皓月隐曜,星辉暗淡,象征帝位的紫微却光芒大盛。她看着夜空淡淡道:“你说的这个人,我早不记得了。”

舒柳笑得更加癫狂,她疯了,她是真的疯了。

风将舒桐的长发高高掀起,天就要天亮了。天亮之后,她是世上最高贵的女皇,百官臣服,众生朝拜。

她将手伸进怀中,将那个她珍藏了很久的东西丢进了茫茫夜色中——

那是一颗小小的巴豆。


编辑:洪悦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