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的月光将将好

来源: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  作者:李吻雯     日期:2017-06-06   点击数:189  

周末和同学去太古里,找一个叫方所的书屋。

千辛万苦找到负二楼的太古里,这才发现,原来它只是叫了太古的名儿,实际上它还是一条时尚的地下商街。

在方所逛了许久,便挪步餐馆吃饭。我们选了个古色古香的馆子,到达二楼,只有靠窗一张桌子还空着,于是坐下。

等着上菜的间隙,百无聊赖,便托腮朝窗外望了望。

我一眼便望见了餐厅门口站着的一个穿黄马夹的清洁工阿姨,旁边是垃圾车和扫帚,还戴着眼镜。这不多见,我难免多看了几眼。

她用手指了指楼上,说她快要下班,马上就带他进去吃,让他先在门口坐着。我才发现她身边还站着个小男孩,估摸是她的小孙子。

我一时没反应过来为什么要对这件再普通不过的事做这么详细的规划,这时正巧饭菜上来了,我便挪开了眼。

同伴埋怨说:“窗子坏了,关不了。外面风这么大,要有多余的位置,我真不愿意坐在这个风口上。”说完恰到好处地打了个喷嚏。

这时有别的客人吃完了,我们便挪到他的位置。不多久,感觉门被开了,又有人走进来,冷风趁机呼呼直入。我随意看了眼,是刚才的那一对祖孙。

她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拉着小男孩,表情羞涩地走了进来。小男孩一进饭馆,就喜滋滋挣开她的手,单纯地指着一旁客人桌上的餐饭大声说想吃什么。餐馆里客人的目光不由聚集在她和小男孩身上。

她立刻捂住他的嘴,要他小声点,两眼瞅着四周,那样的谨慎和卑微。

我突然觉得心疼。其实,阿姨,你本不必这样的。你花着自己微薄的工资只为带孩子吃一顿可口的饭菜。也许是他的生日,也许有什么值得庆贺的事。可是却给你带来这么大的精神压力,也是难为你了。

阿姨的脚步在客人的目光里越来越不自然。现在正是饭点,顾客盈门,她只能在我们刚才坐的靠窗的位置将就坐下。

不过这并没有影响孩子的喜悦。服务员递上菜单,小男孩欢欢喜喜点了餐,服务员又问阿姨想吃什么,她想了想,说一碗米饭就好。服务员一愣,才把单子拿走。

餐馆的窗边陡然聚集了异样的目光,咧嘴嘲笑有之,长吁咋舌有之,大多则是看客的目光,自顾说自的,仿佛他们压根不存在似的。

此时,看了整整一幕的我早已食不知味。准备等同伴从洗手间回来就走,无奈,天就在此时,下雨了。

我讨厌蜀地的雨,缠绵淅沥,像极了深闺的怨妇,没有一点活气。雨下了老久也不见停的趋势。我只得困在餐馆,漫不经心只做是朝窗外望,而瞥一眼那祖孙俩。

阿姨切了块蛋糕,对小男孩说:“球球,生日快乐。”

原来真的是他的生日。

小男孩很快就将面前的食盘扫空,阿姨招呼服务员来买单。服务员笑脸说一共三十二元。

阿姨点了点头,从兜里掏出一摞碎钱,不灵活地数道十五,十六,十七……没有了。

我看到阿姨的脸上渐渐漫起一层羞愧,绯红,无所适从。

就在这时,服务员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恍然大悟状:“哦,阿姨,我忘了今天店里有优惠,过生日的客人半折。”

阿姨轻松地笑了笑,给了服务员十六元,带着孩子出去了。

我望着他们的背影消失在寒风中,扭头,无意看到那服务员正偷偷往收银机里塞钱。

我想,是十六元吧。

我喝了一口汤,热乎乎的好温暖。

雨终于停了,天空明亮起来,将这座江城涤净一新。我抬头,小城一派水蓝风清,正是农历十六,月光洒得将将好。


编辑:洪悦

顶一下
(3)
100%
踩一下
(0)
0%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