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典导读

吴德利教授谈经典

来源:山海原  作者:曾维维     日期:2017-02-20   点击数:864  

吴德利副教授现于人文学院任职,教授当代文学和文化批评,另也对20世纪中国文学思潮以及中国现代短篇小说有深入研究,这次在“携卷归桑梓,经典伴新年”活动中,也对经典进行了一些解读。

此次活动也是适应近年来的国学热浪潮,旨在呼吁更多的人重视经典。然何谓经典呢?“经典”一词,起初在拉丁文里是指“第一流的”,特别是指古希腊、古罗马文学艺术典范。后来人们也用它代表一种风格,一个历史时代,一代开创规范的文化成就。无论如何,经典,就是具有持久价值的文化传统及其代表作品。事实上,经典在其确定自己的经典位置时,也是历经一个过程而来的。

吴教授也如是说到:‘经典’不是一个固定值,也不是一个标签。‘经典’是‘经典化’的结果,是一个接受的过程。 例如《红楼梦》一开始也不是经典作品,而是经过阅读、传播、阐释及研究等积累才慢慢形成“经典”的地位。“经典”的确立有历史性,即被不同时代的各种意识形态不断灌输、阐释的结果,是带有话语权威性的争夺与历史的权力关系制约的结果;还有科学性,即作品传播中被阅读、被出版的数量,研究中被引用、被阐释、被批评的次数等。

经典作品的价值不是外在的,而是逐渐体现出来的。新兴的文学样式代表着新时代的精神形式,她的诞生不仅具有一种形式的创造性,更反映时代的心声。但新事物、新形式的诞生总是慢慢被接受的,从小范围的认可到逐步确立历史地位。所以,一些优秀的当代文学作品正走在“经典化”的道路上。而走向经典的这个过程,免不了要遭受各种“批评”和考验。

然而批评也存在着许多问题例如:批评的缺席,批评的道德化,将韩寒现象的解读转化为对其人品的怀疑等等。吴教授解读道:“在一个批评盛行的年代,批评出现问题不是因为批评的广泛性,反而是因为专业性。一是批评者缺乏公共立场,回到专家式的学院派批评的小范围,所以才有批评的“缺席”感;二是大众缺乏对批评言论的选择性,媒介批评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故意炒作一些批评言论,其目的不在于批评的有效性,而在于吸人眼球,这也导致了批评权威的丧失和批评的娱乐化、道德化,甚至工具化。”

他认为,一个批评者本身应当需要有激情、有勇气、有理性精神和理论素养,在对一事件或文学作品进行批评的时候,有方法,立场,也要有边界。批评当中也不存在着什么唯一的标准来供效仿,更多的是人们共识的一种形成。“若问我什么样的作品能成为经典,这需要专业的阅读批评者去判断,也需要在长期的阅读实践中去体现。没有一种简明的标准能衡量出一个作品的经典价值。从个人阅读来讲,衡量文学作品的高下一是需要有大量的阅读经验,二是要有一定的理论素养。”

常听人追崇复古,不屑于今人之作,鄙人愚见,此种想法未感苟同矣。按照经典的形成历程,我们对于当下文学的态度不应过多的带有一种偏见,读古人之言的目的也是为了更好的读懂当下吧。

一谈起经典,不免惯性地想起竹简,经卷,纸张。在上个世纪文学界欣欣向荣的年代,报刊业的飞速发展可谓在极大程度上促进了现代文学的发展。而在如今碎片化的阅读,商业化的运作中,有些人开始担忧起纸媒的命运来。

对于这一现象,吴教授也是淡然一笑道:总体而言,不同的时代有着不同的生活方式,也自然有着不同的阅读方式。我们不需要过多地担心阅读方式及阅读环境的改变,重要的是阅读本身还在继续。无论是整体性阅读还是碎片化阅读,是精神满足追求阅读还是被商业式宣传引诱阅读,或者说深层阅读和浅层阅读等,他都是阅读行为的发生,是人的生活方式的很重要的部分。这个时代整体受教育水平高了,阅读行为的发生自然就增多了,也更广泛了。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不应该感到担忧,而是更乐观一些。再有者,今天的报刊与出版并没有因为电子读物的产生而弱化,反而市场化更强了。

程颐言:外物之味,久则可厌,读书之味,愈久愈深。 读一本经典尤为如此,开始读或者略觉晦涩,长此以往玩味其中,必也感想颇多。每日挤出点时间,搁下手机,读一读经典,也能得一方天地的自由。

编辑:王慧冰

顶一下
(7)
100%
踩一下
(0)
0%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