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经典导读

不为读书而读书——专访侯斌英老师

来源:山海原  作者:王仕丹     日期:2017-02-10   点击数:808  

第一次接采访的任务,我的采访对象侯斌英老师-这位外国语学院的副教授-却丝毫没有嫌弃我那些拙劣的问题,不厌其烦的给我阐述她的观点回答我的问题,隔着屏幕我都能感受到她亲切的气息。作为一名多年研究中西方文学经典和古汉语教学的老师,她的博学以及独到的见解也令我折服。

“就‘经典’这个术语来说,它本身是一个西方产物”我仿佛看见老师在某处缓缓道来,“西方对于经典的界定有两个词,一个是canon,这个界定更倾向于经典是作为一种规范,可以被后世学习、借鉴和模仿的;而另一个是classic,它更倾向于是古典的、传统的”侯老师从经典的定义给我讲起,而我就像听她讲课的学生,历史画卷在我眼前缓缓铺展开,从《尤利西斯》到《红楼梦》,从卡夫卡到莫言再到村上春树,贯彻古今中外,只为了给我讲述老师眼中的“经典”。而我也慢慢懂得,经典不是获奖,也不是流行,它是一个时代的象征。如《红楼梦》之所以被认为是我国古代四大名著,有其中两大原因:一是出版以及获得人们认可等外在原因;二是作品本身具有横向和纵向的深度等内在原因。《红楼梦》对那个时代的描写远超出同时代的其它作品,同时也把章回体小说推向了一个高峰。“横向是与同时代其他类似的作品相比,是否更有深度、更有前瞻性等等,纵向则是作品是否在内容、体裁、艺术手法等方面有创新和突破”侯老师解释着,“然而作品本身是不是经典不是作者决定的,而是由其阅读者和阐述者判定的”。关于经典与获奖的关系,我问老师“那没有获奖是否就代表不是经典呢?”老师给出了答复,“不,这不能也不应该成为评判经典的标准”。不能获奖的原因有很多。社会的发展,读者及评论家都可能影响获奖。

当聊到如何解读一本经典的时候,老师告诉我要做到四点:一是多读,凡是经典,一遍怎么也是不够的;二是可以借助一些专业人士的意见,比如一些评论性文章,来找到可以读懂的突破口;三是需要有一些文学、文化类的知识做铺垫,这样才能更好地理解和把握作品的内涵,侯老师推荐了卡夫卡的《变形记》以及西方经典《尤里西斯》还有中国作家余华的《活着》,这些都是值得去认真阅读的佳作。第四点则是最重要的,老师告诉我:“其实,最重要的,也是最根本的,那就是读书的人对书的热爱”。很多时候,为了读书而读书,比如老师布置了读书报告,或者是慕名而读,而不能真正享受到读书的快乐。“读书应该是像罗曼罗兰所说的那样,在书中读自己,在书中发现自己,或检查自己”看到这句话,我的心仿佛被重击一下,读书不应该是为了完成任务或者虚荣,我们应该不为读书而读书,才能真正读懂和沉浸在书中。这将作为我以后读书的准则-不为读书而读书-这也是我们多少人不愿意读书的根本原因吧。

在结尾,我顺便问了侯老师关于古汉语学习的方法,她说,学习古汉语是没有捷径可走的,只有多读多记,平时多积累,才会慢慢理解文章的意思。“书读百遍其义自见”老师这样教导我,我也在为自己为了省力而问出这种问题而羞愧。人生也是没有捷径的。感谢侯斌英老师,通过这次采访让我学到了很多,最重要的就是那句“不为读书而读书”了。“无心插柳柳成荫”,凡事不刻意,就能在阅读中慢慢享受,从而收获更多。

编辑:王慧冰

顶一下
(7)
87.5%
踩一下
(1)
12.5%

 

      暂无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发表评论